在桑拿房与男技师的激情夜 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不会再有浪潮! 沒想到这些日子,对一个小男人动情了,虽然是明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但心�总是记挂着他。 其实我对男人是老早就死心的,无论是高官,还是富商,在我看来,所有男人的理想都一样: 要有钱要出人投地,有了钱,就是大爷,吃喝嫖赌样样来。 沒有男人会真的如珍惜生命般去珍视一段感情,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是现在男性的真实写照, 所以,真的感觉自己对感情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在生意场上,无论这个男人是多么地成熟睿智,多么地成功多金,多么让大多数女人倾倒,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男人。 我已经很久很久沒有动过感情。 只是很偶然很偶然的机会,有次去浴场�游泳,蒸桑拿,看很多男人都跑上楼开包厢点小姐做按摩,觉得既然那些男人可以,我比他们有钱比他们有资本,我怎么就不对自己好一些? 发现上去做按摩的也时不时有女性,想想应该会的男技师的,抱着好奇的心情,就上去了。 去了才知道落伍了,沒想到国内现在已经开放到这种程度,我们这�只是二缐城市,每个大浴场都是一群男技师驻场,就是给女人全身**。。。 只要出钱到位,怎么样都可以。 由于这个浴场是当地最好的,男技师长相都还蛮不错,比小姐强很多,可能小姐需求量实在太大,所以品质都很难保证, 而男人,则是少而精,人数不多,十几个,但身材长相都在上等。第一次算是长了见识,感觉也还不错,就成了那�的常客。 女人从爱抚中得到的快感远远超过**本身,我很快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被陌生男人抚摸到极致,那种或是被安慰或是被羞辱的刺激感让人上瘾。 并不是说女人找不到**的物件才去接受这种服务,这和找**有本质的不同,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你得到快乐, 如果是两情相悦,沒有男人会愿意前戏伺候你一个小时之久。 刚开始的时候,每次去每次都更换技师,因为每个人手法多少不一样,能享受到的快乐也可以是多种多样。也沒发现谁特別优秀。 直到遇到了小A,每个技师进来,都有一个小包,�面有精油,假阳具,**之类,不一定要用上,但一般都会带的, 我有习惯都要去看一下他们包�面是什么东西。但那天看到他包�带的东西特別少,除了一瓶精油,还有一瓶矿泉水,其他什么都沒有。 他刚进来的时候,脸上的五官倒是精緻地有点让我吃惊,不过似乎有点瘦了,男人有时候身材比脸重要,尤其是幹这行。 一个男人进来,套子也沒有身材也沒有,我有些失望,但我喜欢他的脸,尤其是那双单凤眼,所以也就沒退台,让他服务了。 我闭上眼睛,趴在床上感受着他双手的温柔和力量,觉得挺舒服的,倒也沒有什么兴奋的感觉.做下半身的时候,当然是不可抑制了,我翻过身,接受他的舌头舔遍全身,一边就伸手去摸他衣服�面,示意他脱掉衬衫,这时才发现小A身材还蛮好,不是很瘦的那种,瘦而结实,主要是刚开始穿着修身黑衬衫的关系,我其实蛮兴奋的,但看他表现却一般般,似乎只是在做一项工作.然后是用手指熟练地带给我**,我问他要不要给我做全套?他只是笑笑说忘了戴套了,下次吧.呵呵,其实我也是知道他沒带戴才故意这么说,之前有带T的技师过来,我是从来沒提过这种要求的. 按摩做好后,我说再加一个钟,不用再做按摩,让他陪着睡一个小时,他就乖乖在我身边躺下了,给亲给摸,就是沒得做,裤子是沒脱. 聊天中才知道他竟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虽然才24岁,然后还拿出手机给我看他儿女的照片,对孩子的喜爱之情也溢于颜表. 他走的时候,我从包�拿出包烟给他,因为那天刚好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回来,包�有烟也有糖, 小A说他不抽烟,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把糖送给他,他可以给他孩子吃.可能就因为这个原因吧, 我就觉得这男孩子还不错的.就留了他的手机号,答应下次过来还是找他. 但是第二次过去,发现他带的东西还是和第一次一样,我故意生气地说,"是不是又忘记戴T了. "小A笑笑说,"本来就沒有这项服务的,你不怕扫黄把你扫进去啊?"然后也沒理我,就过来直接让我从在他身上,开始按头,接着揉胸, 和上次有些不同.我依恋他灵巧的双手和无可挑剔的身体.但又怕得那种毛病,只好强忍着不做, 但对于小A,可能我只是他经歷过无数的女客人的其中之一,他只是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我, 沒见他有什么异样,就是最后让他躺在我身边,我去吻他一边摸他RT,他下面才有些硬了 我喜欢和他聊天,他说一般客人不喜欢东聊西聊,做完就走人的,他说喜欢聊天的女人终究还是个小女人. 我这次知道了小A和他老婆原先都是浴场�做的同事,他老婆也是做按摩女的,因为是老乡,就日久生情了, 后来奉子成婚,现在老婆就是这边养孩子,他们连续生了两个小孩, 小A觉得自己吃得是青春饭,孩子还是早点生好,怕老了养不起. 他说孩子和老婆是他的全部,这�只是他的工作,他也并不是想做这行,但是不做又不知道幹什么可以来钱更快. 他说浴场�有吃有住有工作服,挣得钱可以全部给家�,也不辛苦,只是不体面,这几年就先幹着吧,等存点钱再另作打算. 我忍不住抱抱他,觉得他还是个不错的男人,至少知道要养家煳口,至于工作,本身就沒有贵贱嘛. 所以第二次给了他二百小费,小A说沒给我做特殊服务收我小费不好意思,我说那你下次来上班要带T过来,我想要你.他就答应了 第三次他来的时候,果然带T了,我让他摸了半个小时,就迫不急待地和他做了, 这种感觉是开心的,虽然**本身也就是这么回事,但至少心理满足,我完全得到他了. 现在,躺在我身边的是我喜欢的男孩.我真的不知道这辈子还能再爱几个人. 但对于小A来说,他和我**,完全是因为我能多给他小费而已,这种事实也让我沮丧,虽然我自认为还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但他心沒在我身上. 我那次是下午去找他的,做完已经是晚饭时间,我让他陪我去吃饭,他说家�人等着他,不好意思.我就说送他回家,他高兴了,就亲了我一下. 我开车送他到社区楼下,他说是租的房子,然后就看他消失在我的视缐. 是单想思吗?我嘲笑自己.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以前找男技师,做完按摩就回来了,再也不会想着他们,该幹什么就幹什么, 但是对于小A,即使不在我身边,依旧经常地会想到他,尤其是半夜醒来,这种思念就更加强烈。 但每次面对他的时候,我又故意装得傲慢清高,他只是个收费的男人,世俗的观念让我不允许自己去迎合他,讨好他。 浴场�面的规定只是400一个钟,服务内容是技师用手给顾客按摩至**即可。 但我喜欢他用舌头舔我,小A就给我舔了上半身,然后我让他帮我下面也舔舔,他为难地看着我,无动于衷。 “快点,等会儿小费多给点。”我催他。 他迟疑了一会儿,就照做了。 我兴奋了,就开始主动抱他亲他抚摸他,最后就正式**。 完了,好像看他也不怎么开心,穿好衣服,装好小费,让我给他签完单,形式主义地跟我说声,“那你休息一下。”就走了。 小A做一个钟浴场�的提成是200,我一般再给他800小费,我也不知道行情怎么样,心�想想给他凑足一千也差不多了。 找他一次,也就短短两个小时,他走了,又感到一阵失落,也不想让他觉得我离不开他似的,所以刚开始的一段时候,都是忍到五天才去找他一次。 找之前给他发个短信,“有空吗?”短短三个字。如果有空,他会回,“有空,恭候光临!”或者回,“正在工作,一小时后等你。” 小A不会主动跟我聊天,除非我自己问他。几次之后,我问他,“你喜欢我吗?” “啊?”他似乎沒料道我会这么问,“我不知道!沒想过这个问题。”他笑笑,不再说话。 我靠在他身边,搭着他的肩,半开玩笑地说,“其实我很爱你。” 他眼睛总算直视我了,“你把生理需要和感情搞混了,你身边多得是优秀的男人,你根本看不起我,一个人怎么可能爱自己轻视的人?再说我也不需要你爱我!有空多来惠顾我才是真的。” 我自讨沒趣,自己一个人回家了。 刚回家的时候,决心以后再不找他了, 但过不了两天,又像毒瘾发作一样,想他有魔力的双手,想他温暖柔软的舌头,想他美妙的身体,一切一切。然后又重蹈复则。 有次做完按摩,我给他四张五星期酒店自助餐券,我说,“再不吃都快过期了,你有时间去用用掉吧。” 本来以为这东西只是鸡筋,沒想到他拿过很开心, “谢谢了,那我今天晚上就去用掉。” 我问,“你和谁去?” “和家�人,”小A微笑着,“和我老婆很久都沒有去外面吃饭了,她很省钱,总想着多存点钱。” “不至于连外面吃顿饭都要计较吧?你挣得也不少啊?” “可是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啊,父母孩子,还想存到钱自己可以做生意。” “想法不错,你想做什么生意?” “我也只会幹这行,以后开个美容养生馆好了!” “真贱哪,原来你这么热爱这个行业啊?”我调侃他。 “可以做正规服务嘛!” “正规服务的店多得是,不正规生意才会好。” 那天回来后,突然想看看他老婆长啥样,于是晚上又赶去那个酒店,自助餐是在一楼,二楼是VIP包厢,二楼可以看到一楼的全景。 他们果然来了,还带着两个孩子,还有个老太太是他妈吧,小A的老婆感觉年纪也比他大,姿色平庸,甚至有点胖,但看着也挺贤慧的,持家型的女人。 儿子大概有三四岁,会跑了,女儿两岁吧,由小A抱着。 一家人看上去其乐融融,看得出他们很相爱,那个婆婆对媳妇也是很好,吃饭的时候,一直是婆婆在喂孙女。 原来家的感觉是那样的,那一刻,我竟然羡慕那个女人,被老公宠着,被婆婆爱着。 想想自己,出生好,学歷高,工作好,样貌好,嫁得老公是高官,但实际上,婆婆心机深重,老公离自己越来越远,惟一安慰是有个孩子,这也是我不愿意离婚的全部理由,我又有什么呢? 有时想想,自己怎么会堕落成这样,花钱找男人,如果让身边的人知道,不知道他/她们会怎么看我。 可是曾经那么长的日子,我对所有的男人完全死心,觉得自己再沒有感情和精力去喜欢一个人, 我的父亲是富商,老公又是官场之人,其实身边不乏多金优秀的精英男, 可他们给我的感觉,似乎永远不懂爱情是什么,忠诚是什么,永远以佔有更多的女人为乐,永远觉得家花沒有野花香, 看到一个美女,就想方设法地来讨好你,奉承你,最后无非是想让你陪他睡几次。曾经以为,这世上的男人都是那个样子。 我把男人似为床上工具,可是,对于女人来说,沒有感情的苟合,只会让我越来越沒性趣,曾经一段时间,我几乎是性冷淡一样,几个月沒有性生活也无所谓。 整天花钱买些有用沒用的衣服包鞋子化妆品首饰,心�面却越来越空洞,不知道活着是追求什么。有时开着车却不想回家,不知道往哪里去,在城市�兜兜转转找不到方向。 我知道小A也是整天面对无数女人,不知道他曾经动过几次心,跟多少女人有过性关系,但至少,他很爱自己的家人,和女人睡觉多半也是为了挣钱想家吧。 我甚至觉得男人花钱玩女人,和为了挣钱陪女人,还是后者高尚一点。身体出轨总比心灵出轨要强得多。 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无耻的,自己家�过不好,就拼命地去挖人家的墙角,我也算是小三了吧?不对,应该是老三!呵呵。 小A的工作是两个班,要么是早上10到晚上10点,要么是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10点,当然,他们也是比较自由, 沒客人的时候也可以上班时间出去,回家吃饭什么地都可以,一般一天也就排到一两个客人,正常的收入是一个月一万吧。 如果排除世俗观念来说,这应该也算是一份不错的工作。 我的工作就更自由了,白天随时随地可以出来,一天随自己高兴去公司转一个小时即可。 所以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天天见他。我知道,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婚姻是最好的形式,只是很多时候,真的爱一个人,并不能以婚姻的形式。那就多见见他吧。 头天晚上看他们幸福一家吃饭,我竟然晚上失眠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让他来客房。 小A一进来,就跟我说,“今天说好只能做按摩,沒有全套的,我身体吃不消。” “按摩也不用做,就陪着我看看电视聊聊天吧。”我说。 然后问他,“怎么,昨天和你老婆做了几次啊?” 小A笑而不答,脸上明显得洋溢着甜密,有爱情的人独有的表情,看着真羡慕。 “昨天我看到你老婆了,真想不到这么普通的女人你这么喜欢!”我觉得自己说这话明显嫉妒。 “普不普通只有我知道,你见一面怎么能瞭解。” “那你觉得我普通吗?” “你很特別?” “哪里特別?”我很感兴趣他能发现我的特別之处。 可是他又沈默不说了,我继续追问。 小A竟然笑说,“我只是拍拍你马屁,你是我老闆呢,不拍你马屁不行啊!” 我故意生气了,黑着脸不说话,于是他又过来抱我,搂着我,似乎知道我要什么,我只好投降,主动靠在他胸前。 “你有老公吗?是不是夫妻感情不好啊?”小A总算问有关我的事情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信任他,对他讲我家�的一切,沒有任何谎言,甚至在他面前委屈地流泪。 他就安慰我,给我擦眼泪,小A说,“我想你老公也不是对你沒有感情,只是谁都不肯退让,都不愿放下姿态去维护那段感情,两个人就离最初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你应该试着去挽回他,对男人来说,老婆的地位不是随便可以代替的,家�永远是终点站。” “可是,我现在真的已经不爱他了,我沒有办法勉强自己,爱情的弹簧是有限度的,我们的距离已经过了这个弹性极限了,所以,沒有办法复合成原状。” “离婚总归不好的,既然不打算离,那就应该去盡自己的办量。” 我想小A这么劝我,真得是把我当朋友一样,也奇怪他这么年轻怎么会对婚姻这么忠诚的。 小A于是也说了他自己的事情,他小时候父母也是离异的,他和姐姐是跟他妈妈生活, 继父那边也有个女儿,比他小两岁,这个妹妹是长年哮喘病,继父可能对生活不满吧,也终日酗酒, 家�经济条件一直很差,有点钱也给妹妹看病了, 自己的亲姐姐早早说了亲,学费生活费都由婆家负责,15岁就住到男家去了。 小A感觉父母都不太关心他,也从来不会给他一分钱,学校有九年义务教育,但他却沒钱交书费, 上学整天一个空书包,书自然是读不好,那时候性格内向,学习差,老师同学也不喜欢他。 他上完初中就自己出来打工了,十五六岁的时候,不理解自己的父母,也恨母亲对他不负责任, 所以在外面打工了四年也沒回家看一趟,甚至和自己的母亲也不联繫。 后来人大了,慢慢地也理解了母亲的难处,终于回了一趟家,这才发现母亲这四年一直在找他,人也苍老许多。 母亲说在他离开的四年,她和小A继父还是离婚了,组合家庭的难处让她最终还是单身一人。 于是小A带自己的母亲来到了这个城市,相依为命,那几年,他感受到了母亲的爱,小A说亲人终归是亲人,沒有过不去的仇恨。 他妈妈教导他一定要珍惜第一次婚姻,如果第一次婚姻也经营不好,就別指望下一次会比第一次好。 听他的故事,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幸福,所受的委屈也不提一值。 原来这世上有这么多人的婚姻比我难过百倍。 我觉得自己很心疼这个比我小得多的男孩,虽然他提自己的童年只是只字片语,但能想像出这样的家庭对他的伤害。 我摸着他的身体,告诉他,“真的很喜欢你,你可以不接受,但我沒有办法不去爱。” 小A说,“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伤害到你自己。如果只是喜欢我陪着你,我很愿意,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啊。” 他沒有接受我,也沒有拒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