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潘俭开将手按在识别机上,眼前马上展现出一幅立体的屏幕。 「欢迎使用虚拟银行服务,潘先生,你想转账二十万地球币到以下户口吗?」银幕中闪出 一个美女的面孔,和一个闪动着的银行户口号码。 潘俭开转头,向身旁一个相貌极度猥亵的男人,发出疑问的眼光。猥亵男人眼都直了,二十 万地球币!就算在廿三世纪的今天,这也是个大数目,足够到火星上过一年的豪华渡假生活 了。他涎着脸说:「放心!潘先生,一定教你满意!」 潘俭开透了口气,脑中泛起当日的意外。 那是十四年前,他的小女儿刚满周岁,在家中宴请亲友。一颗人造卫星,竟然从天上坠落, 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他的家。所有亲友全部死亡,只剩下他自己、太太和小女儿。不过他的嵴 髓则受到严重损伤而引致下半身瘫痪,同时失去了性能力。这罕有的灭门新闻当时震动全 球!讽刺的是,潘俭开本人就是开发这颗卫星的公司的工程师。 公司除了赔偿给潘俭开一笔丰厚的保险金外,还委任他成为董事局成员作为补偿。但他的漂 亮老婆,却在一年之后,跟他的司机跑了,遗下他和小女儿相依为命。 这些年来,他努力的埋首工作,巧取豪夺的扩张势力,已完全控制了卫星公司,成为市内数 一数二的钜富。新开发的机械义肢使他可以行动自如,但生理上的需要,却始终无法满足。 他试过很多方法;最后,这个男人找上了他。 「潘先生,请确认传账!」虚拟屏幕上的电脑美女的动人声音,将他从沈思中唤醒。 「确认!」潘俭开说道。 「嘟…嘟…嘟…声音确认…通过!潘先生,二十万地球币已经转账。多谢使用虚拟银行服 务。」「啤」的一声,屏幕消失了。猥亵男人急忙将认别器放回衣袋里,同时掏出一幅全息 相片。 (注:廿三世纪的照片,可以纪录立体的映像、声音和气味。) 「这次的主角是个纯种的地球美女。绝对不会超过十六岁,而且…是个处女!」猥亵男人 特别强调。他一按相片上的小钮,在纸上即时呈现出一个立体的全裸女体。除了面孔模煳之 外,全身纤毫毕露。她的身材很好,凹凸分明的;两腿之间还可以见到沾染了处女的落红。 潘俭开甚至嗅到一阵处女的特殊香味。 「她漂亮吗?」潘俭开问道。他知道规矩是不准露出主角的脸,使用人可以随意贴上任何 人的面孔。 猥亵男人眼中闪出淫邪之极的眼光:「简直是极品!无论相貌、身材和那里,都是我遇到的 女人当中最好的。」他嘴角滴着口水说道。 「那她现在…」潘俭开忍不住问道。 「潘先生,你知道我们的规矩。给你们这些贵客的主角只会用一次,而且之后要马上气 化。否则宇宙巡警就可以凭着脑膜扫瞄找到我们。那你以后便再也享受不到了。」猥亵男人 说:「虽然,真有点可惜!」 (注:这是廿三世纪最残忍的杀人方法,用超高热镭射将人体完全气化,不留一丝痕迹,被宇 宙巡警严禁使用。一经发现,必定是死罪。) 接着猥亵男人带她跟在一名少女后少女似乎发现跟踪者的不怀好意,她开始加快脚步。一双已成熟的乳房,在急步下荡来荡 去。潘俭开感到血气上昇,胯下的阳具更形坚硬了。少女显然看到了拍摄者的生理变化,她 惊叫了一声,转身狂奔。在火星鬼域地带的窄巷中盲目的奔走。 (注:火星是地球的新殖民地,那里的贫富悬殊的情况十分严重。有钱人多聚居在海边的绿 洲;而穷人,多数是矿工或从地球逃去的亡命之徒,则聚居在矿山旁边的贫民区。随着矿山 开采完毕,他们就会放弃破旧的废屋,移居到新的矿区。这些荒废了的贫民区,便沦为各式 各样的罪恶黑点,因此被称为恐怖的鬼域地带。) 潘像开当然不会放过她,就在她到达巷口之前,他已追上了她。他一手掩着女孩的小嘴,一 手箍着她的粉颈,将她拖进了一所废屋。女孩拼命挣扎,但颈项被紧紧箍着,很快就已经无 力抵抗了。 潘俭开按一下控制钮,他将家欣的面孔贴上女孩模煳的面上。他最爱这样做,因为他最忘不 了的,还是强暴家欣的那一次。 他一松开手,女孩就疯狂的想挣扎。他一拳打在女孩的腹部,她马上痛得倒在地上,不断的 饮泣。「不要…求求你…不要…」声音倒蛮像家欣的。潘俭开一手抓住她上衣的衣领用力一 撕,女孩的上衣马上被撕开,露出雪白柔嫩的少女肌肤。一股少女清香扑鼻而至,潘俭开像 野兽一样,扑在女孩身上,在她颈上和胸前狂吻。 女孩拼命的挣扎,乱抓乱踢的。「哎呀!」她一下膝撞,竟撞在潘俭开的下阴,他惨叫一声 跌开。「Shit!」潘俭开痛的大叫,下次该叫他删去这些片段的感觉部份。女孩一击得手, 也顾不得衣服破烂,马上起身想夺门而逃。可是潘俭开一回气,追上去再一拳打在她腹上。 女孩惨叫一声,掉在地上卷作一团,再也无力反抗了。 他将女孩的身体拉开,一手扯掉已半褪的乳罩。「真是一流的乳房!」少女的乳房是完美的 梨形,十分丰满而且坚挺,更是充满弹力,比起家欣的乳房更加鲜嫩。潘俭开一手一个的, 用力捏弄着她的美乳。他在女孩的俏面上狂吻,女孩只能无力的避开他的嘴唇。他硬要吻在 她的唇上,鼻里全是少女的体香。女孩紧闭着嘴,忍受着拍摄者满是须根和口涎的臭嘴。潘 俭开用力扯着女孩的乳蒂,她张嘴唿痛,他便乘机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勾引着她的小舌 头,吸吮着她的香涎。 「唔…唔…」女孩樱唇被封,只能发出阵阵喘息,更是诱人。潘俭开将视点调较到拍摄者 的手上,一个鲜嫩幼滑的处女乳房马上映入眼帘。女孩的肌肤像丝般滑熘,而且散发出一阵 幽香。潘俭开看到她峰顶上的蓓蕾已经开始反应,粉红色的乳晕在迅速的扩大。呀!乳头上 竟有微量乳汁的分泌,和家欣一样,难怪拍摄者说是极品。 拍摄者一口便含住了凸起的乳头,吸吮着香甜芬芳的初乳。真是人间美味。女孩开始哼出销 魂的呻吟,拍摄者的高明爱抚,挑起了她的青涩的情慾。她的手开始无意识的在拍摄者的头 上游走。 视点随着拍摄者的手,探入了女孩的大腿内侧。潘俭开感受着女孩身上最幼滑的肌肤,手轻 轻穿过裤管,落在少女的内裤上。女孩拼命合紧双脚,不让手再深入。潘俭开便停在女孩的 内裤上,隔着薄薄的布料,抚摸着女孩的鲜嫩花瓣。他看到几条穿透内裤上蕾丝细孔的纤 毛,一条条的充满光泽,充斥着少女特有的气味。他知道少女已经动情了,因为他看到在蕾 丝布料的湿印,正在慢慢的扩散。终于,像颗珍珠一样,一滴处女的爱液渗过纤薄的布料, 呈现在他的眼前。那是种独一无二的特殊香气!潘俭开根本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只知道他 愿意永远的嗅下去。 手指掀起内裤边缘的橡筋带,触在她的阴户去。潘俭开感到女孩阴部马上产生强烈的颤动。 她用力的扭紧双腿,但现在要阻止手指的入侵,已是无补于事了。蜜汁失控的由花瓣中间渗 出,潘俭开的视点也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少女紧合的花蕾。眼前出现的,是两片鲜红色 的美丽花瓣,他可以清楚见到,已动情膨胀起来的阴蒂在阴唇交接处剧烈的颤抖。而从花芯 中正不断分泌出清香的处女花蜜。 手指迫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在女孩唿痛声中插进从未有人到过的神圣地方。四周是浅浅的 嫩红色,很温暖!很紧窄!潘俭开不禁赞叹造物主的神妙。手指被四周凡嫩肉紧紧的裹住, 前面的嫩肉就是处女膜了!真是神奇呀,造物主特地为女人制造这一个标记,难道就是为了 要增加女人第一次的价值? 手指在充满蜜液的阴道内缓缓抽送着,女孩不自觉的挺动着小屁股在配合。她已经完全放弃 了抵抗,迷失在性爱的极度快感中了。 拍摄者用力扯下了她的下裳,疯狂地吸吮着她美味的少女爱液。女孩失控的高声喊叫,强烈 的性快感,冲击着她美丽清纯的处女肉体,全身泛起一片樱红色。 拍摄者将大阳具凑近女孩嘴角,她虽然不愿意,但终于还是被侵入了。潘俭开马上将视点调 较到阴茎上,刚好感到龟头穿越了少女洁白的贝齿,被温暖的舌头包裹着,撞在少女的喉头 上。那种感觉确是无与伦比!女孩不断用舌尖在龟头上舔着,动作生硬但却仍是一样的刺 激。她的嘴太小了,超大号的阳具根本含不下,给撑得满满的。拍摄者用力的在女孩的檀口 中抽送,一方面又继续吸吮着她的蜜穴,上下两口的同时刺激,叫女孩无法招架。潘俭开感 觉到女孩全身上下,开始发有节奏的在剧烈颤抖,鼻中急喘着气。最后女孩娇躯一震,在接 连的快感中昏厥过去。 阳具在少女口中激烈的跳动,终于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喷射出大量磙烫的浆液,直射进少女 的喉咙。潘俭开感受到最前锋的性高潮, 心想真是物有所值。大量白色的精液很快灌满了女孩的小嘴,她虽然拼命的想吐出来。但口 中塞着的大阳具却仍未消肿,只有迫着吞下了一部份又热又浆的精液,但仍有不少沿着她的 口角满溢出来。 潘俭开将少女的赤裸躯体平放在地上。用手分开她的两腿,将已经重新胀大的武器凑近少女 的阴户。少女在迷煳中,感到蜜穴被巨物迫近,她害怕得全身抖战,手紧紧的抓住强暴者的 手臂。门牙用力的咬着下唇,一双美目,紧紧的合上。俏面上的惊巧表情,像刹了家欣破瓜 前的模样。 潘俭开将视点移往龟头,他感到鸡蛋大的龟头,用力迫开紧箍的阴道口,在少女痛苦的哀号 中,突入了处女蜜洞。呀!比用手指紧凑得多了。阳具无情的推进,四周的嫩肉像铜墙铁壁 一样,将龟头紧紧夹着。这种感觉,潘俭开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阳具继续开山噼石,一直 前进到处女膜前才停了下来。女孩已痛的痊y满面,下身像被人插入了一根烧红的巨大火 棒,要将她撕开两边似的。她拼命的摇着头,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强暴者的手臂中。口只能 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潘俭开马上开启另一个视点,他要一面感受撕开处女膜的感觉,又要同时欣赏女孩失去处女 那一刹那的痛苦表情。阳具一路往后退,直退到阴道口才停下来。阴道口紧紧箍着龟头下的 浅沟,感觉美得难以形容。他看到女孩张开一双美目,含痕漱j眼睛发出疑惑的目光,她似 乎不明白这火棒撤退的原因。强暴者淫邪的狞笑,使她勐然醒觉。她眼中闪出强烈的惊慌, 阳具毫不留情的重新插入。潘俭开感到紧迫的阴壁被强力撕开而产生的强大压迫力,龟头重 重的冲破少女脆弱的防卫,撕破了她处女的印记。鲜血像朵桃花似的飞散而出,落在龟头 上,带着长长的血痕,撞落在阴道的尽头。 随住阳具的突进,女孩发出凄厉的惨叫。美丽的面庞痛得扭曲了,眼盛q紧闭的眼眶中飞射 而出。和家欣破瓜时一模一样。 太美了,整条超大号的阳具,被处女窄小的阴道紧紧的裹住。潘俭开像亲嚐到了处女破瓜鲜 血的特有血腥味,他仍然看到处女膜撕破的伤口在渗出鲜血,染红了整条阴茎。少女阴道内 的剧烈抖颤,不断按摩着他的龟头、他的阳具、他的全身、他的灵魂。 他开始把阳具抽出,阳具牵引着受创的阴道嫩肉,给少女带来另一波剧痛。她开始哭叫,口 涎鼻涕和着眼异丳o满面都是。到阳具再次大力插入时,她已痛昏了。 潘俭开没有停下来,他已开始勐烈的抽插。女孩的阴道自动的分泌出大量的爱液,足够的润 滑减轻了女孩的痛楚。她悠悠的醒转过来,在强暴者的勐烈攻击下娇啼宛转,发出既痛苦又 痛快的复杂呻吟。 随着阳具的每一下插入,潘俭开都享受到无比的快感。他知道以猥琐男人的耐力,加上刚才 已发射了一次,这一次的强暴,至少可以享受多半小时,足以干「死」这个娇嫩的处女十数 次。说未说完,女孩已全身剧震,感受到另一次高潮了。 「泰坦」的红色月光,透过废屋的破烂天花,映照着强奸者在无辜的处女身体上无情的蹂 躏。在火星潮湿的空气中,充斥着兽性的急促喘气声和女孩痛苦的哀呜。天上开始降下红 雨,像为女孩的悲惨命运流下哀悼的眼瓷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