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享受完了墨府群嬌的溫柔鄉後,韓立替他們留下了幾道足以保身的後手之後離開了墨府。

  雖然嚴氏與其他幾人試圖挽留,不過被韓立幹的起不了身的幾人自然是沒有能力阻止他。

  他單身上路,前往太南谷,參加那太南小會。

  雖然說以韓立現在的眼光,那裏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他看的上眼的,不過也比目前全身上下就一個轉天瓶和些許丹藥來的好多。既然要按照前世的路子來,那就好好的按照遊戲規則來不是?

  再說也不是沒有他看不上眼的,嘿嘿。

  韓立慢悠悠的步行前往太南谷,路途上除了也提前的開始修練起了前世所知曉的練體功法。

  畢竟就算他元嬰在強大,還是不能保證不會有萬一發生,讓他失去了重生後得到的貴重身體。

  要知道,就是因為謹慎韓立才能從一開始的凡人成功修到飛升成仙!

  接著,循著前世的記憶,韓立很快的在太南小會中廣場的一角,找到在那擺攤的可人少女,菡雲芝。

  只見那溫柔可愛的少女一臉無聊,蹲坐在攤位前看著行人來來往往。

  韓立微微一笑,慢慢的走近了她的攤位上,裝做無事的看著攤位上的東西。

  菡雲芝見到韓立走上前來,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間!韓立的雙眼中發出一道難以察覺的光芒。

  菡雲芝瞬間晃了晃神,像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樣,招呼著韓立。

  韓立看了看攤子上的東西後,做作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這位道友,是看不上我攤裡賣的東西嗎?」菡雲芝看見韓立這樣作為,心中自然有些不滿,隨即像韓立搭話。

  「抱歉,絕非姑娘所想這樣。」

  「那到底是…?」

  「實不相瞞,在下姓韓。今天來到太南小會中本是想尋找一隻上好的製符筆來實驗一下在下苦思許久才創出來的新符。卻沒想到一連找了許多天卻一無所獲。唉。」韓立滿臉失望之色。

  「製符筆…恕小妹斗膽一問,道友是打算用什麼東西來換取呢?」菡雲芝想了一下,試探性的問了問韓立。

  「喔,在下雖然沒有靈石,不過煉製了不少中低階的符籙,甚至還有兩章高階符。」

  「符籙…」菡雲芝的臉上透露出了一點失望之色。

  「當然,在下身上也有一些可以幫助修煉的丹藥。只是丹藥珍貴,如果不是什麼難得的好東西我是不會輕易交換的。」

  「這…小妹有一隻以二階妖獸之頸毛所製成的製符筆,不知道符合道友要求不?」菡雲芝咬了咬牙,冒著風險像韓立詢問著。

  「二階妖獸!如果是以這種妖獸之毛髮所製的製符筆,自然符合在下的需求。」韓立一臉驚訝之色。

  「那可否讓小妹看看道友所有的丹藥,夠不夠換走小妹的筆了。」菡雲芝掩著嘴笑了笑,卻也遮擋不住心中的緊張感。

  畢竟她可不確定韓立是不是那種殺人奪寶之輩阿!

  「呵呵,道友放心。若是此筆真如道友說的那麼厲害。丹藥絕對可以滿足道友的。」韓立一邊說著,取出一瓶裝滿黃龍丸的藥瓶,接著取出一粒丹藥。

  微微的藥香從丹藥上散發出來,聞到味道的菡雲芝一臉驚喜之色。

  「這丹藥…雖然不比培元丹,不過數量一多的話完全可以幫助我突破目前的瓶頸!」菡雲芝身體靠了過來,雙手撐著攤位近距離的看著韓立手中的丹藥。

  「看來這丹藥姑娘還算滿意?」

  「相當!不知道道友手中還有多少此類丹藥…?」

  「這類的丹藥對我已是無用,所以我手中倒是還剩下不少。就不知道道友手中的製符筆能從我手中換走多少了。」韓立將丹藥收起,笑瞇瞇的看著菡雲芝。

  「請稍待一下,我哥哥很快就會把筆帶來的。」菡雲芝被韓立看的有些臉紅,急忙坐回原位。

  韓立看了看此女,不動聲色的結起一個手印。一個散發著銀灰色光芒的古字「惑」浮現出來,再下一瞬間後隨即爆開!銀灰色的光粉在瞬間壟罩整個太南谷後消失無蹤。

  不久之後,一位虎背熊腰的大漢帶著筆來到了兩人身旁。

  「給!妹妹!我把東西帶來…咦?」這位大漢一來到兩人身旁,竟看到自己的寶貝妹妹被一陌生男子擁在懷中!

  只見那男子盤坐在攤位的裡側,而自家妹妹則坐在男子的懷中,身子倚靠著男人,喘息的同時時不時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

  「啊…哥哥,你來啦…嗯?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韓道友~,韓道友,這位是我的兄長~」菡雲芝一邊介紹著雙方,一邊扭動著身軀。仔細一瞧,那男子竟把手伸進了菡雲芝的衣服內,把玩著少女的青春肉體。只見那手掌正在不斷揉捏著菡雲芝的嬌乳,少女的翹臀也正好頂著男人的陽物。

  大漢何時見過自家清純可愛的妹妹露出如此撫魅的模樣?一時之間竟看傻了眼。

  「哥哥~!你愣著幹什麼呢~還不快點把筆拿出來~?」菡雲芝嬌媚的說著。

  大漢才仿佛大夢初醒一樣,急忙的取出一個木盒,交給自己的妹妹。

  「妹妹,你們這是在…?」

  「韓道友說了,只要我願意幫助他實驗一道新符的效用,他便願意多用五瓶丹藥的價格來買這隻金竺筆…啊?輕些?」

  「五瓶!!」大漢聽到後,難掩喜色。這樣一來足足十幾瓶的丹藥足夠他們兄妹二人修煉到練氣九層!若是資質再好些,練氣十層都不是不可能的。

  「看來兩位道友對韓某開出的價格都很滿意了?」

  「這自然!不知道韓兄想要何時開始?」

  「韓某隨時都可以,就看你們二人方便的時候了。」

  「嗯?既然如此,我們兄妹二人隨時都可以…呀?」菡雲芝一聲嬌吟,卻是韓立的大手在作怪。在菡雲芝的衣衫底下,可以看見兩根手指緊夾著嫩乳上一粒硬挺的圓珠。

  「既然如此,那我們幾人便換個地方吧。這裡實在不方便。」

  「那是,那是。」大漢陪笑著說道。周圍的人群竟完全沒有注意到韓立這邊所發生的事情,就像是把他們幾人當作不存在一般。

  韓立把菡雲芝抱在懷中,走向了太南谷一旁的客棧中,要了一個房間。

  「不知道韓兄所說的新符實驗是如何?要我們兄妹怎麼配合呢?」大漢著急的問著韓立。

  韓立走到床榻邊,將懷中的少女放在床上:「嘿嘿,此事對你們自是簡單之極,我新研究出來的符籙不同往常符籙,需畫在符紙上。而是肉身為符紙,讓效用能直接發揮在身上的。」

  「以肉身為符紙!?」菡家兄妹聽到,臉色變了一變。「既然如此,這不會傷害到肉身吧?」

  「嘿,如果會傷害到持有者的身體,那我這符畫來有何用?我現在要實驗的是兩種符籙,第一種為聚氣符,一但畫在身上能讓該人的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快上那一兩成的。另一種則是守陰符,只適用於處子修士,能讓修煉時的靈氣流失降低,提高修煉的效率。」

  「居然有如此神奇的符籙!」

  「自然,而就算此符繪製失敗了也不必擔心會影響菡姑娘的安危,這種純輔助性的符籙要傷人也是不可能的。」韓立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麼,在我繪製符籙的期間,還麻煩菡兄在外替我等護法一二。」

  「好,好!」大漢順從的離開了房間,現在房內就只剩下韓立與菡雲芝二人。

  「那麼,接下來還麻煩菡姑娘脫去所有衣物。」

  「全,全部嗎?」菡雲芝聽到後,全身顫抖了一下,羞澀的問道。

  「自然,此符籙是要直接繪製在姑娘的身體之上,有衣物遮掩要我如何繪製?」

  「嗯…是…是阿。」菡雲芝嬌羞的開始慢慢脫去身上的衣物,露出了充滿青春氣息的柔嫩嬌軀。

  「嗯…不錯,不錯!」韓立向是評價貨物一樣,談論著少女的身子。

  「乳蒂還是嬌嫩的粉色,胸部雖然有些小,不過剛剛揉起來的手感卻讓我很是滿意。不過屁股不夠翹倒是有些遺憾啊。」

  「對…對不起,讓韓兄失望了。」菡雲芝哪有這樣被男人視姦的同時,身子還被像貨物一樣評論的經驗?自然是羞的滿臉通紅,像是要把臉蛋埋進胸部裡一樣,低垂著頭,小聲的回應著。

  「你把你的陰唇撥開了給我瞧瞧。」

  菡雲芝隱隱覺得有哪裡不對,但又想不出奇怪之處,雖然感到萬分羞澀,卻還是緩緩的伸出雙手,在韓立的面前撥開了少女最神聖純潔的私處。

  「請…請看…?」

  韓立頭靠了過去,近距離的盯著少女最羞恥的地方,就連呼吸時的吐息都吹在了少女的陰唇之上。只見菡雲芝躺在床上,撥開了自己的處子肉穴任由男人觀看,就連處女膜都徹底暴露在韓立的眼前。陰道上有著大量的肉芽,就像反應著此女的心情一樣,粉色的肉璧正一下一下的縮動著。

  「菡姑娘有個漂亮的穴兒呢。如此粉嫩的肉穴,嘖嘖~」

  「謝…謝韓兄誇獎…?」菡雲芝全身上下羞的顫抖起來,就連原本白晰的肌膚都染上一絲粉色。

  「那麼,畫符之前便來取墨吧。」韓立觀賞了許久,才依依不捨的重新站起。

  「墨?一般的丹砂不行嗎?」

  「嘿嘿,如此特殊的符籙豈能用一般的丹砂繪製?」韓立接著脫下褲子,掏出他那根肉棒。

  「還麻煩姑娘用小嘴盛裝這特製的白墨了。」

  菡雲芝好奇的看著眼前的粗大陽根:「小妹知道了,只是這應要如何才能取得墨汁呢?」

  「這簡單,菡姑娘用你那小嘴,不斷舔弄著我這盛裝墨汁的器物,直到他噴吐出墨汁為止。」

  菡雲芝聽話的伸出香舌,一下一下的舔弄著韓立的龜頭。

  「嗯-哼嗯-嗯-好奇怪的味兒…」菡雲芝勤奮的舔弄著,龜頭上沾染上了少女的口水,在微弱燈光下反著光輝。

  「嘿嘿,多舔幾下就習慣了。接下來從龜頭開始,慢慢的將整根棒身一同含近嘴中。不用牙齒用力吸允。」

  「是像這樣嗎…?嗯-吸嘶-滋──~」

  「很好很好,就像這樣。姑娘真是天賦異稟啊,居然能如此快的上手。」

  「啊嗯-嘶吸-嗯-嗯-嘶嘶嘶-~」聽到韓立稱讚,菡雲芝更加勤快的吸允起來。

  韓立就這樣不斷享受的少女的口舌服務,很快的,便將陽精通通射進了少女的小嘴中。

  「菡姑娘,肉棒很快就要射精了,記得用你的小嘴接好阿。」

  菡雲芝貶了貶眼,示意韓立知道了之後,香舌的舌尖不斷鑽弄著韓立的馬眼。不一會兒,腥臭的黏稠陽精從馬眼噴出,把少女的小嘴染成一片腥白色。

  「很好,含著墨汁。」韓立接著取出了那隻從少女那裏買到的金竺筆,用筆尖沾了沾精液後,以高超的繪符技術在菡雲芝的一對嬌乳乳蒂之下,畫上兩道細微不可見的符籙。

  又緊接著沾了沾精液,在陰蒂之上畫下同樣的東西。

  接著韓立讓菡雲芝撥開陰唇,露出處子肉穴,沾了精液後將一道符籙繪製在少女的處女膜上。

  整個繪製過程不出一分鐘,看的菡雲芝是驚訝又佩服無比,完全忘記了他所畫在的地方都是少女最嬌羞之處。

  韓立畫完後,示意少女可將嘴中的陽精盡數吞下了。菡雲芝也挺乖巧,一口便將嘴中的腥臭精液嚥下。

  「很好,大功告成。如此一來,姑娘修練的時候會比之前更容易吸納靈氣,修練時的效率也會高上不少的。以姑娘來看,說不定結丹有望阿。」

  「這,雲芝才要謝謝韓兄。至於結丹之事,只能順其自然了。」菡雲芝聽到韓立的話語,開心了不少。

  「那麼既然實驗以成,說好的丹藥在此,我就先告辭一步了。」韓立笑著回應,拱了拱手後,離開了客棧。

  也不是韓立對此女不動心,不過以後也不是沒有機會。來看看之後此女會發展成怎樣吧…嘿嘿。

  韓立在此女身上所繪製的符籙,效果卻是和他所說的一樣,不過那充其量也只是副作用。真正的用途卻是用在讓女子身區更加敏感,繪製在乳首和陰蒂上的,在幫助修練吸納靈氣的同時,天地靈氣會通過乳首和陰蒂,讓該處更加敏感。一想到此女以後打坐修練時還要忍受著越來越敏感的乳頭和陰蒂帶來的刺激,韓立光是想就覺得相當有趣了。

  繪製在處女膜上的那一道符籙,不用說,自然是守護此女的處子之身。因為以韓立的陽精所繪成,因此只有韓立的身體有辦法刺破少女那張薄薄的處女膜。其他人想要奪走的話功力還需要在韓立之上才有可能。

  接下來,就去參加那升仙大會,啟程前往黃楓谷吧!

  之後升仙大會上所發生的事情也是一帆風順,憑著那升仙令韓立輕鬆的就拜進了黃楓谷門下。雖然韓立也考慮過是不是要換一個師門如掩月宗,不過仔細想想後也作罷了。以他目前的修為,天南地方還不是任由他橫著走?

  韓立低調的拜入黃楓谷下,放棄了那一顆築基丹,接下了馬師兄的藥園任務後,憑著轉天瓶所孕出的逆天綠液,大量催熟著各種靈藥。除了築基丹需要的幾種靈藥要在血色試煉中獲得以外,韓立大把大把的煉製出各種幫助練體,又或是有著特殊奇效的靈丹。金剛訣的修練也一帆風順的進行著,很快的就練上了三階圓滿。要不是靈藥效力不夠,不然以他前世經驗與丹藥輔住,就是直接練上大成也沒有難度。

  以他目前三層圓滿的功力,足以用肉身抵抗築基以下的修士而不死。之後在服用築基丹排出體內凡塵雜物的話,應能輕鬆進到第四層。

  不過人界靈氣低下,再缺乏大量丹藥的情況下目前韓立也難以在進一步了。因此韓立也直接出關,在黃楓谷內閒逛著散心。

  閒逛呀逛的,突然看見不遠處的小山上有一道雷擊落下。

  「喔?低階的掌心雷?這麼說來似乎是有一對雷靈根的兄弟…」韓立隨即隱去身影,悄悄的遁到了那座小山之上。

  不出意料的,那對有著雷靈根的慕容兄弟正被其他低階子弟圍了起來,各種讚美羨慕的聲音圍繞著幾人。

  「果然如此,這麼一來不久之後那風靈根的誰便會來了吧?」韓立默默的觀望著底下了眾人。

  「什麼嘛!雷靈根的威力也不過如此,我看還不如我的風靈根呢!」就在這時,一個有些大煞風景的男聲從對面的人群中響起,惹得四周的人都不禁紛紛望去。

  韓立自然沒有把此人放進眼中,他看著的是依偎在這人身旁的嬌豔女修,前世曾對韓立告白過卻無緣再見第二面的女子,陳巧倩!

  此女和男子一起被眾人所圍觀著,美麗的臉龐上更添上幾許紅豔氣色。

  之後那男修挑釁著那對兄弟,使出一道風弧追著兄弟二人打。

  那對雷靈根的兄弟跑進了人群中,東躲西竄著,卻始終無法甩開那道風弧的追擊。

  韓立冷笑了笑,也不見韓立做了什麼,一條樹鞭從土中赫然竄起,輕鬆打散了就要砍到兄弟二人身上的風弧。

  一道遁光遁到了韓立身旁:「小女聶盈,多謝師弟的援手!否則慕容師弟有個意外的話,小妹就愧對向師門了!」

  遁光散去,站再那的是一位宛若天仙的藍衣仙子。這女子纖細的柳腰,修美的玉頸,一身藍色的宮裝,頭梳高聳的鬢,使人望去有種不敢仰視的飄飄出塵之感。讓底下的弟子們不少都看入迷了。

  韓立沒有說什麼,搖了搖頭表示不用在意

  那風靈根的男子狠狠的瞪了韓立一眼,轉頭便換了張臉,開始搭訕起了聶盈。

  只不過聶霜對他愛理不理的,卻是冷淡之極。一旁的陳巧倩忌妒的緊抱著那名男修的左手,瞪視著聶盈不放。

  之後那名聶盈訓斥著慕容兄弟,把兩人罵的垂頭喪氣。轉過身,笑著對韓立說道:「韓師弟,實在是感謝你伸出的援手,這兩人乃是師門相當看重的弟子,要是有個閃失小女怕是麻煩不小。為了表達感謝之意,不知道師弟願不願意讓師姐招待一下,表達謝意?」聶盈甜甜的對韓立笑著,完全沒有注意到如果是平常的自己哪會對這麼一個普通弟子如此和顏悅色。

  「既然師姐如此盛情,我要是推辭那就是不識抬舉了。」韓立笑著回應,底下的弟子見到只恨著為什麼出手不不是自己。那風靈根的男修更是暗地咬牙著,一旁的陳巧倩卻也是充滿意外的看了聶盈和韓立一眼,似乎是不解為何像聶盈這樣的人物會對著韓立如此之好。

  聶盈與韓立禦器而起,而慕容兄弟則跟在後頭,在眾人的眼光下目送幾道遁光破空而去。

  在密室之中,聶盈全身赤裸盤坐著,飄在半空中的同時,吸納著天地靈氣。赤裸的雪白肌膚上隱約閃爍著銀白色的符文,累積著修為的同時,一點一點的改造著聶盈的身體。

  以數個銀蝌文所形成的紋路正慢慢的改造此女的肉身,可以說聶盈此女正慢慢變成一張活生生的符籙!激發聶盈身上的符籙後,可以以此女為中心,無聲無息的將符籙範圍內之人的記憶,思考,情感複製進特殊的容器中收納起來。

  畢竟有些事情韓立也懶得自己動手,既然這樣收幾個可以幫他處理雜物的奴婢也是自然的。

  雖然此女不知,不過做為交換韓立有的是方法提升此女的修為。

  收集越多,韓立要練制的法寶自然威力越大。只可惜,怕是要持續收集很長一段時間才拿勉強到達韓立所要求的最低標準。

  韓立一邊拿起特別練制成的收納珠,一顆顆的塞進了聶盈辟穀後的小巧肛菊裡。聶盈在昏眩的情況下翻起白眼,皺著眉頭,忍受著一顆顆珠玉進入她的小屁眼裡。無意識之下她只能任由身體自然的反應,縮起肛菊,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塞入珠玉。清醒後的此女自然不會發覺自身的異狀,更不可能知道自己這位師弟韓立對自己做了些什麼了。

  韓立再把手邊的珠玉塞進聶盈的屁眼裡後,把倒三角的肛塞靈器塞住聶盈的屁眼,悄然離去。

  此女接下來會在數百年內,走遍凡人城鎮,完成韓立給予她的任務吧。韓立笑了笑,禦器而去。

  現在,來去吃點小菜吧!

  太岳山脈,一處洞穴中。

  韓立憑著自己的記憶,找到了這處洞穴,神識搜索之下,果然找到了陳巧倩和那偽君子的師兄。

  「……眼神看我呢,反正你也從未享受過男女之歡,如今師兄就好好的疼愛你一番,也好讓師妹此生沒白做女人,否則一會兒就要香消玉損,豈不太浪費了這副好皮囊。」

  那男子豪不掩飾的吐露出內心的慾望,韓立也不阻止,看著那男子把春藥餵給陳巧倩服下後,開始搜索著此女身上的另一枚築基丹。

  那師兄找到之後,開始得意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這下築基定不成問題了!」

  「是嗎?那還真是辛苦你了。」突然間,韓立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誰!?」他急忙的捏起手印,一瞬間數個風刃形成,對著韓立飛去。

  「雖然說境界不夠,不過風靈根的持有者居然使出這麼粗淺的法術。」韓立搖了搖頭,那數個風刃緊接著就散了開來。

  「怎麼可能!!」男子臉色大變,對著自己的風刃威力自己是有著自信的,卻沒想到這人居然什麼都沒做,自己的法術就被破解掉。

  「好了,對你實在沒什麼好說的,就請你去死吧。」韓立吹出一口氣。

  那口氣息瞬間化為一股微風,在男子還來不及祭起法器前,那道微風便化為一道無色的古樸重劍,從這人的天靈蓋處直直刺入,把他串了起來。緊接著重劍一轉,這人的身影在一瞬之間便化為粉末,隨風飄散於天地。

  韓立皺了皺眉,似乎對著自己法術的威力感到不滿。

  一旁的陳巧倩眼神迷濛,只隱約看見那惡賊在一瞬之間便被徹底絞殺,在徹底喪失清明前,深深的把韓立的模糊身影留在了腦海之中。

  陳巧倩倒在地上,身上的服裝破破爛爛,讓此女看起來更加誘惑性感。

  陳巧倩眼神迷離的看著韓立的身影,嬌乳上的粉嫩乳頭硬挺著,雙腿併攏在一起不斷磨擦,試圖消解著被春藥勾起的肉慾。櫻唇微張著,急促的呼吸聲迴響在洞窟內,一對嬌乳也隨之晃動不已。

  韓立看了看此女,思索著該如何處理才好。

  以韓立的思考來看,他是不打算太早奪走女修仙者的處子元陰,畢竟女子元陰可是大補之物,太早取用實在是有些浪費了。

  但要韓立放過眼前這塊嬌嫩的美肉,韓立也沒有那麼的傻。

  正當韓立思考的時候,施放在陳巧倩身上的風縛之術也因為效力到了而徹底消散。

  陳巧倩如同一條蛇般,用她那柔軟帶有處子香氣的身子纏在了韓立身上,雙手擁著韓立,忘情的對著韓立索吻著。

  陳巧倩的櫻唇吻著韓立的脖子,拙劣的索取著韓立身上的男子氣息。

  「算了,大餐還是留待之後再好好享用吧。」韓立自言自語著。隨即像想開了一樣,把陳巧倩擁在懷中,熟練的在陳巧倩赤裸的軟嫩身體上遊走。

  接著一個深吻,像是在確認所有權一樣,韓立毫不客氣的把舌頭伸進陳巧倩的香唇中。老練的糾纏住陳巧倩的舌頭,吸取著此女口中香津的同時,也不斷的交換著唾液。韓立霸道的纏住陳巧倩的舌頭,兩條柔軟濕嫩的舌頭不斷互相糾纏著。陳巧倩只能任由韓立擺佈著她的小舌頭不放,不斷的嚥下韓立的唾液,任由韓立的舌頭在她的口腔之中遊走。

  濕鹹的聲音不斷在這小小的洞窟裡發出。

  「嗯…啾…嗚…?」「嗯嗯……?」「啾…嗯嗯…?」「嗚…咕嚕…咕嚕…?」「嗯…啾…嗚…?」「嗯嗯嗯……??」「啾…嗯…?」「嗯…?啾…嗚…?」「嗯…啾…嗚…?」「嗯嗯……?」「啾…滋滋…?」「嗚…咕嚕…咕嚕…?」「嗯…啾…嗚…?」「滋~嗯嗯……??」「啾…嗯…?」「嗯…?啾…?嗚…?」「嗯…啾…嗚…?」「嗯嗯……?」「啾…嗯?嗯…?」「嗚…?咕嚕…咕嚕…?」「嗯…啾…嗚…?」「嗯?嗯?嗯嗯嗯?????」

  韓立仗著修仙者比凡人還強橫的體質,與陳巧倩深吻了近半個小時,讓陳巧倩在人生第一次如此熱烈的舌吻中達到了數次的高潮!

  陳巧倩不斷的嚥下著兩人混合的唾液,嘴邊滿是唾液的痕跡,陳巧倩的雙腿間更是沾滿了高潮時所噴出的淫液。

  原本就因為春藥神智不清的陳巧倩,現在則更加的陷入了半夢半醒之間。

  良久之後,韓立的慢慢的抽回了舌頭。陳巧倩微張著小嘴,像是捨不得韓立一樣,舌頭無意識的伸了出來,舌尖像是在尋求著什麼一樣轉著圈,一滴滴的唾液也跟著從舌尖滴了下來。

  看著這個模樣的陳巧倩,韓立卻也更加的興奮。

  韓立拉著陳巧倩柔軟的小手,握住了韓立的肉棒。

  肉棒上特有的腥臭氣息吸引著陳巧倩,陳巧倩緩緩的低下頭來,像是在繼續剛剛的濕吻一樣,將那因為沾滿口水而帶有一抹光輝的櫻唇,吻在了韓立的龜頭之上。

  「啾…?啾…??」

  肉棒和龜頭上的氣味刺激著陳巧倩的鼻子與小嘴,讓她不自覺得分泌出了更多的唾液。舌頭帶著大量的唾液舔弄著龜頭,一圈又一圈的塗上口水。

  「啾…?嘶吸…???嗚嗯~?」

  陳巧倩不斷舔著韓立那沾滿口水的紫紅色龜頭,像是為了要索取更多一樣,無師自通的吸允了起來。兩邊的雙頰陷了下去,陳巧倩賣力的舔弄著韓立的肉棒,慢慢把肉棒含進嘴中。

  「吸嘶~?吸嘶~?啾~??」

  韓立一手撥開陳巧倩的瀏海,只見此女的雙眼中滿滿的春意,賣力的舔弄著肉棒,甚至沒有多看韓立一眼。

  「嗯嗯~?嗯~?嗯~?嘶吸~??啾~?」

  肉棒的味道徹底的烙印在了陳巧倩的腦海之中,陳巧倩舔弄肉棒的動作漸漸的變的有技巧了起來。

  韓立自然發覺到了,看來是春藥的效力漸漸的消退了下去。

  這麼一來,清醒之後的此女怕是會記住韓立的名字吧?如果是這樣那之後的樂趣就是會少上不少。

  韓立也不在控制的精關,任由陳巧倩越來越熟練的口交技術累積著快感。

  「陳師姐,好好的把我的陽精絲毫不漏的接好吧。」

  陳巧倩聞言,加快了吞吐的速度。陳巧倩的頭快速的起伏著,小嘴也緊緊吸著韓立的肉棒。

  「嗯~?嗯~?嗚~?嗯~?嗯~?」

  「嗯?嗯?嗯?嗯?嗯~?」

  「嗯?嗯…!噗滋~噗滋~噗滋~~?」

  韓立的肉棒在陳巧倩的小嘴裡盡情噴發著濃精,陳巧倩把肉棒緊緊含在嘴中,深怕漏了哪怕是一絲一毫的精漿。

  接著陳巧倩又狠狠的吸了肉棒一下,把裡頭的殘精也徹底吸出,乖巧的張開嘴,讓韓立檢察著。

  「啊~~???」此女乖巧的張著小嘴,大量的腥白精漿把她的小嘴灌的滿滿的,陳巧倩的舌頭不時的撥弄著精液,像是隻想要得到稱讚的小狗一樣看著韓立。

  韓立貼著此女的耳朵,悄悄的說了幾句。

  陳巧倩隨即聽話的閉上雙唇,像是在進食一樣,嚼食著口中濃精。雙眼迷離的看著空中,享受著嘴中陽精的腥臭氣味。

  緊接著陳巧倩用著口中陽精漱起口來,才慢慢的張開小嘴。

  此女嘴中的精液混著口水,變成了泡沫狀。

  韓立滿意的點了點頭,取出一個藥瓶,將定顏丹放入此女嘴中。

  陳巧倩順從的把丹藥連著泡沫狀的精液一起吞進嘴中,張開嘴讓韓立檢查著。

  「好了師姐,讓我們有機會再見吧。」韓立笑著對陳巧倩說著。

  緊接著陳巧倩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倒臥在了洞窟地上,昏睡過去。

  韓立把此女的服裝修好,一邊揉捏著她的身體的同時幫她著裝,把兩顆築基丹都留給了她。

  此女醒來後怕是無法確定那是夢還是現實吧,不過可能會對韓立有一絲印象也說不定。不過韓立也不介意,就是這樣才有樂趣不是?

  數分之後,一道清虹從洞窟中遁去。

  血色禁地,這乃是越國修仙界中七派為了取得更多築基丹的原料,每五年招開一次的共同活動。

  一開始幾個大派的弟子間還能維持著表面上的和平,但再多的靈藥都無法滿足修士為了增進修為的渴望。直到某次試煉,幾個大派弟子間殺紅了眼,為了爭奪靈藥而毫不顧忌的大打出手,徹底撕開了表面的偽裝,從此這試煉也被稱作血色禁地,修仙界的弱肉強食再這地方展現的一覽無遺。

  不過這些都與韓立沒有什麼關係就是了。

  黃楓谷的弟子們正乘坐著那結丹期李師祖的靈獸,快速的飛往目的地。

  韓立看了看四周,果然沒有在人群中看見那陳巧倩的身影。據說陳巧倩突然一改平日的作風,變的冷豔起來,一回到師門後變開始閉關。

  以此女的資質加上兩顆築基丹,韓立絲毫不懷疑此女能不能順利築基。

  但是目前韓立也沒有多放心思在此女身上就是了。

  南宮婉,自己深愛的伴侶,再修仙之路上一直緊跟著自己的仙子。一想到等會就能再見到此女,就是韓立也按耐不了心中的期待。仿佛此女正伴隨在自己身邊一樣,韓立再記憶中回味著愛妻的香氣,軟若無骨的腰身,飽滿細緻的美乳。

  快了,很快就能再見到她了。

  不久後,黃楓谷一行人來到了血色禁地之前,一道無形卻可視的暴風之璧將血色禁地與外界徹底隔絕開來。

  不久後,其他修仙門派也紛紛的到了現場。

  那李師祖現在正在和其他的結丹期修士討論著賭注。

  韓立四處看了看,在萬獸門的修士之中看見了菡雲芝的身影。韓立在發現對方也看見自己後,對著此女笑了笑。

  菡雲芝看見韓立時相當的意外,不過似乎是想起了自己曾被韓立上下其手,全身都被他看見,可愛的臉蛋瞬間紅的像玫瑰一樣。菡雲芝扭了扭腰身,羞澀的別過頭去,此女全身散發著練氣期十一層左右的氣息,包在衣服底下的胸部似乎也比上次看見大上不小。菡雲芝害羞之中雙眼散發的春意和喜悅之情自然沒有被韓立錯過。

  「呵呵,真是個可愛的女子。」要不要就乾脆在禁地之中吃掉她呢?韓立思索著。

  「看阿!是掩月宗的天月神舟!」

  「不愧是掩月宗,如此氣派!」

  低階弟子們壓著聲音開始聊了起來。

  那青玉的神舟之上,站滿了一大群男女各半的白衣人,為的是一位少婦打扮的迷人女子,

  一舉一動間,風情萬種,極動人心魄。

  正是掩月宗的霓裳仙子。

  少婦打扮的仙子身後,一個冷豔的少女正站在她身後。雖說風情不足以與霓裳仙子相比,不過那漂亮的臉蛋也看的出此女若是長大,怕還要更勝霓裳。

  此女與其他的掩月宗女弟子們站在一起,一舉一動都深深吸引著韓立的目光。

  這人正是韓立朝思暮想的南宮婉!

  修練著輪迴訣的南宮婉正處於輪回其中,結丹期的修為被壓抑到練氣期。身影看起來不過就是個16左右的少女。

  南宮婉注意到了韓立那熱烈的視線,冷哼一聲,隨即躲進了其他嬌豔的女弟子們之中。

  韓立苦笑了下,收回目光。

  在看到南宮婉的時候,韓立跨下的肉棒一下子就硬了起來,恨不得立刻將這前世的愛妻摟在懷裡訴說著愛意。不過如今南宮婉也躲進人群中了,韓立的肉棒卻依舊硬的發痛。

  看來有必要在進入禁地前先發洩掉這份慾望呢…

  韓立看了看正與其他結丹修士談天的霓裳仙子,捏起了法訣。

  雖然說有向之禮這扮豬吃虎的在一旁,不過在韓立這更加扮豬吃虎的人面前,這老頭也只能和他人一起,被法訣迷惑神識,化為韓立手中的操線人偶。

  此時的霓裳仙子正一手掩著櫻唇輕笑著,另一手則輕托著自己的胸部,笑嘻嘻的看著自家的長輩,穹老怪欺負著另外幾家的結丹期修士,笑的花枝燦爛,規模不小的酥胸也如同裝滿蜜汁的水袋一樣晃動著,乳波蕩漾。

  韓立大搖大擺著朝著霓裳仙子所在的人群走了過去,周圍的人群像是看不見韓立一般,沒有任何一人對韓立做出阻止之舉。

  正是韓立悄然施展的隱身術之功!

  粗淺的法術在韓立的施展下竟也發揮出不可思議的神效,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韓立所在之處的話,怕沒有人能看透韓立的蹤影吧。

  韓立施展羅煙步,快速的來到了霓裳仙子的身後,伸出了狼爪,狠狠的朝著霓裳仙子那對被淡黃宮裝所包伏起來的美乳狠狠抓了下去!

  五指才剛觸碰到霓裳仙子的美乳,霓裳仙子的瞳孔一縮,一絲驚慌之色從臉上透露出來,隨即祭出一個半透明的薄紗狀法器,薄紗迅速延展開來,企圖捕捉住韓立的身影。

  只是韓立原本所在的位置卻是空空如也!

  霓裳仙子看了看周圍,卻也沒有發現任何可以的身影。不遠處幾個結丹修士對著霓裳仙子的舉動也毫不關注,看了一眼後又繼續著他們的話題。

  「這…到底是?」霓裳仙子警戒著看著四周。

  自己的玉凝綾帶明明也著自動護主的神效,卻被人從身後偷襲?

  要不是自己熟知穹老怪的性格,不然她差點會認為是穹老怪在開她玩笑呢。

  正當她還在想著要不要知會穹老怪一聲的時候,韓立的魔手又緊緊的抓住了她的美乳!

  而曾救過自己不少次數的玉凝綾帶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霓裳仙子甚至還來不即大喊出聲,整個人就被韓立抱進了懷中。

  韓立的魔手更是絲毫不客氣的在她那青春卻又不失撫魅的肉體上遊走著。

  更讓她感到恐佈的是,無論是一旁的低階弟子,又或是不遠處的結丹修士們,竟沒有任何一人對此事產生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反應!

  霓裳仙子也不是什麼愚笨之人,腦袋一轉一下就知道是身後這人在搞鬼。而連結丹修士都能輕鬆影響的,恐怕是那些元嬰期的老怪物!

  霓裳仙子只好忍耐著不斷玩弄嬌軀的雙手,盡量以平常的語氣像韓力搭著話。

  「不知道是哪位前輩大駕光臨,小女霓裳在此見過前輩!」霓裳仙子櫻口微張著,雖然試圖保持著冷靜,不過從語氣中隱約可聽出一絲顫音。

  「嗯,了不起,身處這種狀況之中還能冷靜應對。修仙大宗的弟子素質還真是不錯啊。」一道粗曠的男聲傳進霓裳的耳中。

  「不敢當,不知道晚輩有何處能為前輩效力?」韓立的大手滑進了霓裳的領口中,鑽進肚兜裡一把抓住了霓裳仙子渾圓的奶子。而霓裳此女除了臉色微紅之外,卻也面不改色。

  「我找上你來而不是旁邊的那些結丹修士,自然有我用你之處。」

  「這...只怕晚輩能力不足,萬一沒幫上忙,卻反而害了前輩的大事…那…」

  「這你自然不用擔心,我要你幫的忙絕不會超過你的能力所及。我看你的長相不錯,正好我也缺個床榻侍女,就讓你有機會跟隨我左右吧。」

  霓裳仙子臉色變的蒼白「這,小女子蒲柳之姿,只怕難以滿足前輩…!」

  「嘿嘿,掩月宗選徒嚴格,資質樣貌兩者不缺才能拜入門派內,既然我找上你,那就代表我很滿意你的外貌。怎麼?還是說給我做侍女是委屈了你?」話到後頭氣勢一變,霓裳只覺得自己宛如被巨岩壓著一樣,動彈不得,雖說現在還能勉力支撐,但要是再多一些自己怕是要支撐不住。

  「不過,我也不喜歡強迫人,強扭的瓜不會甜這道理人人皆知。」一瞬間,壓迫著霓裳的壓力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以,我也只會讓你心甘情願的成為我的東西。」

  霓裳仙子從壓力中解放,急促的喘息著,臉上滿滿的驚恐之色。

  「閣下修為如此高深,卻如此強迫小女子,難道不怕他人恥笑嗎?」

  「哼,我又何須在意那些小輩的想法?修仙之人本就是弱肉強食,實力才是真的,其他一切都可拋棄。」韓立的手指深深陷進霓裳的乳肉間,大手粗魯的揉捏著。

  「你瞧?我就是這樣玩弄著你的奶子,你也不敢反抗。這就是絕對的實力!」

  「而你呢?現在不過是結丹初期吧?縱然你的資質不錯,但你可有信心在百年後進階元嬰,甚至挑戰化神飛昇靈界?」

  「…」霓裳不語,師門之中有多少結丹修士苦苦卡在了瓶頸上,最後因大限將至又或是盡皆失敗而化為塵土?

  「只要你願意當我的侍女,別的不說,讓你進階元嬰卻不難。如此你可願意?」

  「雖然不知道前輩是多麼厲害的人物,但前輩不覺得這話說的也太滿了嗎?」霓裳狐疑的問著。

  「嘿嘿,你先看看這個吧。」一個玉簡飄到了霓裳面前,她警戒著將神識投進玉簡之中,閱讀起來。

  「這…這是!?」

  「這是我手中所持不過普普的功法而已,你所持有著只是這功法的前半部。」

  霓裳仙子驚訝的看著手中玉簡,裡頭居然是一套記載著從結丹到元嬰期的驚人功法!而且如果這功法是真的,那麼在凝結元嬰時成功率居然高達六成!

  這功法要是傳了出去,整個越國修仙界…不,整個天南都有可能為此殺到血流成河!

  如果自己修練這套功法的話,說不定真的有機會挑戰化神期,甚至飛昇至傳說中的靈界!

  霓裳仙子吞了吞口水,興奮的喘起氣來。就連胸前的乳蒂被韓立捏在手裡時察覺了卻也沒有拒絕之意。

  「如何?看來你對這套功法非常滿意啊?」

  「前…前輩見笑了。」霓裳仙子的語氣也轉變了起來,不再像剛剛一樣冷淡。此女現在身上的風情更勝此女之前三分。一暈一笑都帶著讓人陶醉的氣息。

  「如何?要是你願意從此認我為主,這套功法予你就是。要是我心情不錯的話,也會給予你一些修練上的建議和丹藥,讓你百年內凝成元嬰。」

  「不知道前輩會要霓裳做些什麼呢?」

  「自然是侍寢了,只要我要求,任何時間地點你都必須由我肏弄。」

  霓裳仙子雖然也有所覺悟了,但聽到這位修仙界前被如此直白的說出這種話,還是讓此女的臉蛋紅潤起來。

  「還,還有嗎?」

  「會有一些小事要你去辦,像是收集材料,訓練弟子等等。還有,你掩月宗有著眾多的貌美女修是吧?」

  「這…莫非前輩…?」

  「嘿嘿,你事後就會知道我的打算了。如何?你是願意服從於我呢?還是想要忤逆於我呢?」

  「前輩看上霓裳的蒲柳之姿,是霓裳的榮幸。」霓裳仙子在思考過後,臉上露出了下定決心的表情,對著韓立說著。

  「嘿嘿,很好。從今起你也不用叫我前輩,叫我公子便是。」

  韓立維持著法術,但在霓裳的面前現出身形來。

  霓裳仙子大吃一警,沒想到這有著強大實力的前輩,看上去居然如此年輕,身上居然還穿著黃楓谷低階弟子的服飾。

  「你也不用太驚訝,我混入黃楓谷中也只是有些小事。不然你們越國七派哪一派對我而言都沒有差別的。」

  「是的,公子。」

  在看過韓立之後,霓裳的心裡也有些慶幸,至少韓立看上去雖然不帥,但也不是那種七老八十的老怪物。看久了也漸漸覺得順眼起來。

  「話說公子,再此地的其餘人都沒有發現公子與奴婢的談話,是因為公子的法術嗎?」

  「自然,這樣做的話也方便我接下來要做的事。」

  「莫非是指進入禁地一事?」

  「進入禁地?不,那只是之後要做的小事情而已。」

  韓立邪笑了笑,「再進入禁地之前,我可要先好好肏一肏霓裳的穴兒。」

  韓立一個彈指,霓裳仙子手中的玉凝綾帶將霓裳自身給綁縛了起來。薄紗模樣的法器如繩子般從乳溝間經過,繞過雙乳突顯出此女的雙峰,將霓裳仙子的雙手雙腳綁伏在身後。

  「公…公子!?」

  玉凝綾帶穿過了此女的雙腿間,緊緊勒住胯下,從渾圓的雙股中間經過,把此女像動物一樣綁伏起來。霓裳弓著腰身,胸前的一對奶子往外凸出著,小嘴也被玉凝綾帶給堵住,整個人被綁縛住後飄在韓立身前。

  「嗚…嗚…!」霓裳的雙眼透露出驚慌與求饒之意,美眸可憐兮兮的看著韓立。

  「怎麼?你以為我剛剛說的隨時隨地只是戲言?」

  玉凝綾帶突然開始摩擦了起來。原本帶有著柔順手感的玉凝綾帶現在卻有著一絲絲粗糙手感,不斷的摩擦著霓裳的乳蒂與陰唇。

  原本自己愛用的法器居然被人隨意控制在手中,甚至反過來淫辱自己,霓裳在哀傷的同時也湧出了對於實力的渴望。

  沒錯,只要自己忍耐的話,總有一天我也能獲得與此人一樣的實力…!

  「嗚嗚嗚~!」

  淩帶突然像是有生命一樣,一部在摩擦著陰唇的同時,居然剝開了陰唇,纏住了自己的陰蒂!

  而另一部分的綾帶居然捲成了桶狀,盛裝著不知道從何取哪的清水,慢慢的擠開自己的屁眼,將水注入進去。

  「嗚嗚?~嗚嗚嗚??」霓裳不斷搖著頭,像是這樣就能拒絕綾帶將水注入自己的屁眼一樣。

  一條綾帶居然也能這樣驅使,霓裳不知道該佩服韓立的巧思妙想,還是該對著韓立的荒唐感到無奈。

  清水不斷的灌進霓裳的屁眼之中,而雙乳的乳蒂也被綾帶纏住後緊緊揉捏著,嬌嫩的乳蒂被綾帶不斷摩擦的同時,更是被用力拉扯,痛苦與快感同時從乳蒂上傳來。

  「嗚嗚嗚?~嗚嗚?~」

  霓裳只覺得身體像是要不屬於自己一樣,乳蒂被不斷拉扯變形著,自己的肛菊也被灌腸,最讓此女感到羞恥的,是漸漸的在習慣後感到一絲快感的自己!

  「好了,霓裳你接下來有好幾天可以慢慢享受呢,我們也加緊點,不然擔誤到正事就不好了。」

  「嗚嗚~?嗚嗚~?」

  綾帶自動的撕開了此女的衣物,原本的宮裝化為碎布散落一地,而綾帶也自動自發開始延展開來,化為了宮裝一樣的樣式。

  只是這玉凝綾帶本就是半透明樣的薄紗綾帶,化為宮裝之後卻也不改這個特色,此女現在身著的宮裝乍看下是青玉色澤,只不過仔細一看卻能將此女的赤裸身體一覽無遺!

  就連被捏扯的的乳蒂,陰蒂,被堵上的屁眼都能看見,穿著半透明薄紗宮裝還被自己的衣物玩弄著身軀,要是沒有韓立的法術,掩月宗的名聲怕是要從此一落千丈。

  這樣變態的服飾讓霓裳此女更加的羞澀,卻也暗自慶幸著幸好有著韓立的法術。

  「師姐,你還好嗎?」一道帶著關心的女聲再霓裳耳邊響起,如同驚雷般將此女嚇的差點失禁!

  「婉…婉兒師妹!?」堵著此女的綾帶在霓裳開口的瞬間脫落下來。

  搭話的正是南宮婉此女!

  「師姐,你還好嗎?怎麼會顯得這麼驚訝?」南宮婉皺著秀眉,顯得非常不解。

  「沒…沒事阿…嗯?~」

  「那就好了,要是師姐出了什麼事,只怕計畫會有所生變。」

  「嗯?~師妹…多~多心了?嗚??」

  韓立嘿嘿笑著,掏出了硬挺的陽根,摩擦著霓裳的陰唇。

  綾帶化為的衣裳自動的分了開來,露出那濕嫩不已的蜜穴。

  直直的一頂!在南宮婉的面前把肉棒頂進霓裳的蜜穴之中。

  「嗚啊??公子的…好大~?頂進來了~~?」

  「公子?好大?師姐你在說些什麼啊?」

  「霓裳的處子之身被公子奪走了,霓裳從今天起就是公子的人了…?」霓裳翻著白眼,當著自家師妹的面被韓立狠狠肏幹著。

  「嘿嘿,小淫奴,別只顧著淫叫,還不趕快運行功法?」

  霓裳聞言,回復一絲清明,運轉起體內的法力。

  運轉起了從韓立那裡得到頂級功法,天母孕嬰功。

  這功法的特色就是利用了女子懷孕時,創造生命的一絲能量,在子宮內孕育出元嬰之形,為此需要一名男性的陽精。而修練這功法則會反複一段孕嬰期,在這段時間女修會經歷著懷胎十月一樣身體變化,產出母乳,肚子脹起,不斷在子宮內孕育著金丹,直到元嬰成型。

  這功法就是在孕嬰期也不會有著修為上的損耗,不過唯一的缺點就是在凝嬰後會受制於種下陽精的男子。因此這功法的主修門派,聖母宮多半會在之後便殺了男子,在真仙界也是小有名聲的邪派。元嬰一成後更可以在子宮內孕育出有著奇妙神通,修為可不斷增長的嬰靈化身,不過偶爾也有著嬰靈修為反超孕母,被男嬰靈姦淫,又或是被女嬰靈反客為主之事發生。

  「還請公子在霓裳體內種下陽精~?霓裳發誓,會用心的服侍公子?一心一意的為公子的侍女,把一切都獻給公子?所以請不斷幹著霓裳,用霓裳的子宮盛裝公子的陽精?」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韓立的龜頭死死的堵著子宮頸,大量的精液噴射進霓裳的子宮之中,把霓裳的金丹層層包圍住。

  「嗯啊啊啊啊啊啊~~~~???進來了~?又濃又臭的精液灌進來了~?霓裳的金丹要被精子輪姦了?」

  「公子的精液好濃???公子的精子在姦淫著霓裳的金丹卵子???想把霓裳的金丹姦到懷孕???金丹泡在公子的濃精裡??上頭都是公子的精子腥臭~??」

  霓裳翻著白眼失控一樣的大聲淫叫,與自身魂魄息息相關的金丹被男子精液玷汙著,靈魂層面上的異樣感受如同電擊般刺激著霓裳的感官。

  韓立抽動了幾下肉棒,用紫紅的大龜頭撞了撞霓裳泡在精液裡的金丹。

  「嗯啊啊啊啊啊啊~~???嘿~???嘿~~??嘿~??」霓裳在那輕微的撞擊下,又翻著白眼吐著舌頭,才剛高潮的一瞬間又被幹到高潮。

  「壞掉了…??霓裳被公子的大肉棒幹到壞掉了…?嘻嘻…???」

  精液把霓裳仙子的金丹包覆起來,化為一個腥白的珠子,懸浮在霓裳仙子的子宮中。

  不久之後,霓裳仙子整理著化為衣物後威力大增的玉凝綾衣,原本在薄紗之下隱約可見的赤裸身軀慢慢的被玉凝綾衣層層遮掩住。霓裳仙子恭敬的看著韓立,一手溫柔的按住小腹,感受著金丹慢慢的凝鍊,轉化為元嬰時的類似胎動一樣的感覺,此女看起來比之前更加撫魅的同時,也透露出一絲的母性。

  幾名結丹期的修士站在一起,不約而同的催使著各自的法器,慢慢的在古修禁制上開出一個通道。

  各派的弟子們神色緊張的,列隊進入了這個九死一生的修羅場中。

  韓立在進入之後,瞬間被禁制所捕捉,隨機的傳送到了禁地的一角。

  不過韓立也沒什麼計畫,相當隨性的開始採集起了看的上眼的草藥,而重點的種子都會仔細取下,方便日後他用靈液催生。

  禁地的各處也傳來了修士們互相爭奪草藥,殺人奪寶時的爭鬥聲響。

  天空明明是那麼的藍,卻也隱約染上了一絲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