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女老师叫徐银燕,虽然已过三十岁了,但却不曾有小孩, 而且是个标准的美女(少妇)时常穿着得体的套装, 衬托出饱满的胸部。 我们班的男生时常暗暗的拿他来打枪,而我也幻想着从她的后面用我未经人事的肉棍狠狠的操她的骚逼。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又到了最后一节外语补习科的时间, 徐老师来到了我们的教室。 今天她看上去气色特别好(象是中午洗过澡), 而且穿的特别性感: 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半透明的丝质衬衫 虽然套着一件浅蓝色闪光的紧身洋装但仍掩饰不了她那硕大的唿之欲出的乳房。 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丝质短裙,裙子下摆在膝盖以上, 而且一侧开叉至大腿根部。 美腿上裹着长至大腿根部的肉色透明丝袜,还有那双漂亮的黑色高跟鞋……一想到这里, 我的肉棒就硬了起来狠不得当场就把她干翻……时间过的太快了, 还没等我意淫完已经下课了。 我望着徐老师的背影,肉棒肿胀难忍。 我决定今天作出“划时代”的行动……晚上六点多了, 秋日的天边泛起了晚霞。 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回家了,我望见方老师办公室的台灯还亮着。 徐老师一定在批该作业,因为平时徐老师一个人住, 一个月只回一趟家和丈夫团聚。 于是我故意拿了一些英语试题,去了徐老师的办公室……门是关着的, 连窗帘也拉上了这符合徐老师的习惯。 我刚鼓起勇气,打算敲门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小声说话声。 我感觉好奇怪,正巧有一个窗户的角落没有拉上。 于是我便对着窗逢望了进去。 “天那”我大吃一惊,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背后抱着徐老师, 一手脱着老师的洋装一手从老师短裙的开叉处往里探……“TMD, 那个老头原来是教导主任”我的脑袋一下子哄的一阵发晕, 当我正想冲进去“救”我的老师的时候 听到了徐老师的声音: “主任, 不要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啊。” 声音听起来很嗲。 “呵呵,你老公不在,主任我作为上级总应该关心关心你这个美人的喽, 呵呵……”主任把老师的洋装扔在椅子上隔着丝质衬衫揉起了老师的乳房来, 另一只手把短裙撩之腰部露出老师雪白的丰臀来……“不要了, 要被人家看见的了。” 老师并无反抗之意,反而配合的扭起了身子来。 “你,怕什么,别人都回去吃周末饭了。 主任知道你也肯定”饿“了,特地来喂喂你的逼, 呵呵……”“主任您好坏了明知道人家老公不在还欺负人家的……”“呵呵……就酸你老公在我也不怕, 你老公还不是靠我给他撑腰……呵呵小美人, 要不是我千方百计的把你调过来的主任我怎么能这么容易来温暖你的逼呢……” “主任, 不要说了啦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啦……”老师继续买骚。 “呵呵,小美人,别不好意思呀,”你看你看, 淫水都已经泛滥了还不好意思,真是个小骚逼……“主任揉得越发起劲了, 老师的淫水沾满了黑色透明的丝质蕾丝边小亵裤 而且顺着大腿根部流了下来把主任的手都给弄湿了。 “真实个大骚包,看你平时很严肃的样子, 以为很难搞到手想不到你这么听话,今天,主任我可要好好的‘奖励奖励’你的骚逼了……”主任的兽性大发, 很本不是平时的主任老师也屈服于主任的淫威之下, 变成了一个十足的臭婊子。 主任把老师转过来,抱到了沙发,让老师背靠沙发, 然后迅速拖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根又黑又长的大肉棒唿的以下弹了出来, 足足有二十公分长。 老师吓了一跳,“主任,您的好大好长哦……”其实老师不喜欢黑色的肉棒, 因为这表明主任玩过的女人不止几个而且既难看又不卫生。 “您的……这么大,人家的妹妹这么小,怎么吃的消啊人家还没有被其他的男人……”老师假装纯洁的用双手去掩饰自己的私处。 主任听了更加吭奋了,大肉棒也张得发紫。 “别怕,我的美人……呵呵,大肉棒干小嫩逼才叫舒服呢!想不到你这个骚逼居然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干过, 今天我要把你的逼操翻天到时候你叫爽都来不及……”说着, 主任就往老师的身上眼压了上去当然主任的双手肯定不会闲着, 一边撩着丝质衬衫一边把老师亵裤的低档向大腿的一侧拉开……老师粉红色的流淌着淫水的小穴一览无移的呈现出来。 托主任的福,我终于看到了我多年来渴望而不可操的嫩穴——老师的骚穴。 “哦,你这荡穴边上的毛这么整齐、漂亮, 是不是每天梳理的呀逼芯这么粉,这么嫩,保养的这么好, 又想去勾引男人啊……呵呵那就让我这跟的大肉棒先享用享用再说……”主任的话越讲越下流。 “不要啊,人家会怕疼的……噢……”主任才不管嘞, 粗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了老师的私处而且尽根到底, 要不是老师小穴里泛滥的淫水的滋润肯定会把老师疼的晕过去。 “妈的,想不到你被你老公干了这么多年, 逼还是这么紧呵呵,好舒服啊……你老公真是个软包, 连自己老婆的逼都搞不定……告诉我你老公是不是很差……呵呵, 早知道当年你俩结婚以前,就应该由主任我来给你开苞。 亏我还一直教我这个老部下怎么干女人,咳……幸好现在也不晚, 逼芯还嫩又嫩又骚,呵呵……”主任不管老师的死活, 用力蛮干只求自爽,而且根根尽底。 “噢,噢,主任,妹妹受不了了,主任……人家小穴要被您干穿了, 噢……”老师疼的求饶。 主任好象良心发现似的,满了下来。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比你那软不垃圾的老公强多了吧……呵呵, 告诉主任我们在干什么……”“主任,您饶了我吧, 人家不好意思说吗!”主任又蛮干了起来。 “噢,主任在关心我……噢……”,“不对。” “噢,主任在我的上面……”“不对”主任还是一个劲的狠插。 “主任在和我造爱吗!……”“造爱,你这个臭婊子, 背着老公让我干还这么斯文骚货,应该这样说‘主任用大鸡把操我的小骚穴, 我的逼好喜欢让男人操我是个大骚逼……’”老师完全放弃了自尊, 反正已经被操了一个也是操,十个也是操……“主任用大鸡把操我的小骚穴, 我的骚逼好喜欢让男人操我是个大骚逼……”老师应声说。 主任的兽欲得到了彻底的满足,“TMD,老子操过的女人也不少, 连处女都有就是不如你这个浪穴来得爽,逼这么紧, 操松你操死你……你这个臭婊子,大骚逼,这么喜欢让人操, ……贱逼你这个烂逼,荡穴我要操死你,把你的嫩逼操起茧, 让你再犯贱让你再买骚……”主任发疯似的冲刺, 在噢的一声后瘫倒在老师的身上,不知有多少肮脏的精液注入了老师的子宫深处。 这时的老师承受的不仅仅是主任猪一样的身体。 事后主任得意的扔给徐老师三千元,作为操逼的奖励。 老师也迫于淫威更迫于寂寞,常常和主任私混, 主任在以后和老师的性交时也不象第一次那样“狠”了, 在傍晚的校园里时常能够听到他们作爱时发出的欢愉声和交媾声 而这声音只有主任、徐老师、和我三个人才能听道。 一个月过后,主任因为要参加“国家教育培训”, 到北京去学习一年。 陪老师作爱的任务自然也就有我承担了下来。 在主任去北京两个礼拜后的星期五下午, 我故意准备了一些英语难题去办公室找徐老师 但徐老师却推托有事说如果我有空,晚上到她的寝室找它。 我心里高兴得不得了,机会终于到了。 我先洗了个澡,特别是把自己的肉棒洗的干干净净, 还从药店里买了一小瓶印度神油第一次跟女性作爱, 我害怕自己太冲动而且我一定不能输给经验丰富的主任, 否则我以后就再也操不到老师的嫩逼了。 六点半了,我急急赶往老师的住所。